西宁四年涌现社区球队近百支,像鸟类欢跃地飞翔

李学翰,浙江大学足球队队长浙江大学体育系研究生二年级“赛搏”足球俱乐部队员一顶运动帽,一身运动装,楼下大厅,不用想,他一定就是足球故事的主角了。短暂介绍以后,他跟我侃起了足球,没有距离,没有连日奔波的疲惫,他说刚踢完飞利浦大学生足球联赛和俱乐部的全国丙级联赛。>>>爱上足球  李学翰1997年考进杭州大学体育系,进入杭州大学校队,至今已经有8年的踢球史。说起与足球的缘分,他神采飞扬。“那时我大一,学校有两块小运动场。每天早上一起来就往球场跑;中午吃过饭就在操场上坐着,等着人踢球;晚上没事干,借着食堂前的两盏路灯,继续踢。因为学校场地小,操场上每天都有几百号人在踢球。要踢球,只能以技术论输赢,谁赢谁上,我们球队曾经创造了连续七天赢下了整个场地的纪录。”也就是当时的乐此不疲,让他的校园生活紧紧地与足球维系在一起。可以一起踢球是一种缘分,每天一起踢,踢出了感情,踢出了一批好朋友,现在他们都成了半专业的球员。本科的四年,大家一起在校队训练,一起在球场踢球。转眼间,由于毕业,昔日好友已经纷纷离开,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球场驰骋。几许怀念之后,他笑笑:假如读博,我会继续踢下去。>>>情谊无价
球场是球员个性飞扬的舞台,如何既能张扬球员的个性,又要把大家拧成一股绳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我向队长讨教妙方,他给我打了个比喻。“我是学体育的,或许球踢得比有些人好。但是我的文化没人好,如果我今天因为这个有资格嘲笑别人,那么保不准哪一天我也会被嘲笑。”没有解释,却一语中的,我看见了队长的谦和和实在。踢球没有很名利的东西,主要是快乐,是好玩,大家才来一块儿踢球。队长说,人是交流感情的,足球是11个人的事,机会是整体创造的。场上的情绪不能带到场下来,在场上可以很愤怒,但在场下,失败了,只有好好总结——除了运气不够、除了基本功不扎实外还有什么不对?  除了队员之间的交流、情感维系外,交谈中,队长一再提到了球队的教练。教练对足球事业的热爱让所有队员钦佩不已,虽然他平时的工资并不多,但他却尽量抽时间给学生们训练,并且还经常联系省内高校进行一些教学训练赛,增强队员的实战经验。有如此执着于足球的教练,难怪队员们对足球也如此之执着。  >>>忙而有味 除了校足球队队长之外,李学翰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赛搏”足球俱乐部的老队员。从本科起,他的大多数时间在俱乐部训练,并经常代表杭州市、俱乐部踢全省或全国比赛。这次刚参加完云南的全国丙级联赛,拿下了总决赛第五名的成绩。“俱乐部有专门的场地、教练训练,还有专业的队长、队员,俨然职业队。在俱乐部,使他有机会和南非国家队对阵,与国脚观摩、竞技,代表西博形象赴港澳踢球。在赛博队里,李学翰学问高、资格老,但他单纯得和一些高生队员没有区别,队友们亲切地叫他“鸟翰”,因为他活泼、开朗,又因为作为前锋,他速度奇快,一百米跑不到十一秒,他带球疾进时,就象鸟儿翱翔。  作为一个业余球员,他向我历数了一年要参加的球赛,不包括教学训练方面的比赛有40多场。16场学校赛事,15场俱乐部比赛,还有分门别类的10多场商业赛,密密麻麻的赛事,把他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作为一名学生,参加这么多的比赛,他却没有分身乏术的那份疲惫。“虽然训练密度很高,但我不会累,因为人有目标在支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有了那个方向以后,会有一股向前冲的动力,毕竟人的一生,特别是运动员的生涯很短暂。”但是参加的比赛多了,对学习势必有影响。既想踢球,又不能放弃功课,这是很难调和的矛盾,目前他就因为学习暂时搁下了训练,李学翰笑着说:“最近在忙论文,训练只能吃老本了,毕竟毕业是第一位的。”  李学翰就这样一路走来,从当初的单纯爱好到现在的有所追求的踢球,对足球的理解深刻了,但是有一点没有变,他踢球依然是为了追求快乐。足球成为了他生活的重心,足球也是他生活的色彩。
(本报通讯员 傅云燕) 2004-12-10

郦哲斌的爸爸郦金奎经常来看儿子训练、比赛,最近更是每天陪着儿子看世界杯。他说:“不踢球,我家这样的农村娃,根本不会外出见世面,儿子的胆子也没有这么大。”

2014年3月29日,是包头社会足球值得铭记的一天。凭借上年在全国业余联赛前八名的成绩,南郊队闯入了中国足协杯正赛,获得了与职业球队贵州智诚俱乐部同场竞技的资格。

在浙江诸暨的小山村中,一个叫郦哲斌的12岁男孩向球队的小伙伴分享了一个梦,梦里的他正在世界杯的绿茵场上和大咖们一起踢球。作为这支乡村足球队唯一的后卫,郦哲斌的梦让队里的男孩们兴奋不已。

包头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工业城市。“一五”时期,来自五湖四海的产业工人因缘际会相聚包头。产业工人们既有身体素质,又有组织纪律,加上当时企业办社会的时代背景,各大企业兴建了一些体育设施,工会也乐意组织足球赛事,其中又以包钢最为典型,带钢厂、无缝厂等足球队叱咤风云。

在煤渣球场上训练,孩子们一摔跤就满腿血口子。教练吕春云记不清孩子们摔了多少次、受了多少伤。为此,有老师还自掏腰包给孩子们买手套、护腿板、袜子、跑鞋等。

高考期间,球场则是铁将军把门。“刚开始的确没意识到这件事,经居委会提醒,我们马上把球场关闭了。”刘宏伟有些不好意思,“去年我们还挂了一个横幅,祝各位学子金榜题名。”

“小小‘足球梦’给了他们快乐,也让他们更加坚韧拼搏、开朗自信。”吕春云说,“不论将来从事什么,我希望他们永远记住足球带来的美好时光。”

没错,正在进行的是2017年包头市“市长杯”社区五人制足球比赛九原区预选赛,对阵双方是蒙甄队与巧香婆队。比赛冠军将代表九原区参加“市长杯”正赛。

图片 1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我们的球员、教练都是业余的,但赛事组织和规则制定力求正规”

图片 2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好像有比赛!”另一个孩子兴奋地提醒同伴。

图片 3

翟金杰不仅喜欢踢球,也热心组织比赛。不过,球场少、球队少、赛事少,始终是包头社会足球最大的制约因素。有一次翟金杰从包钢所在的昆都仑区到距离25公里外的东河区踢友谊赛,路上光骑自行车就花了近两个小时,“能约上就不错了,权当热身了!”

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你知道什么时候最快乐吗?”

图片 4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这支日后成为职业俱乐部并参加中国足球乙级联赛的社区球队,彼时在包头市业余比赛中的成绩一度十分惨淡。在包头市足协杯乙组比赛中,由南郊信用联社职工和社区足球积极分子组成的南郊队常常是难求一胜。

为了提升球队的水平,吕春云专门给队员们安排了一张训练时间表,周一到周五每天早晚训练两三个小时。周末,吕春云还会请来校外的足球爱好者陪练,让孩子们适应不同强度的对抗。“我们周末踢,寒暑假也踢。老师常常鼓励我们把球踢出诸暨,踢到更大的地方去。”该校学生俞金泓如是说。

球场经理赵建勇,2012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足球专业。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体育公司打拼数年后,他瞅准了内蒙古社会足球发展的势头,前年回到家乡注册了一家体育公司。这片“宝地”是他去高新区创业中心了解扶持政策的路上发现的。

图片 5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说起近年来包头足球的变化,程磊最大的感受,就是随着场地条件的改善和足球氛围的浓厚,社区球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赛事不断。

图片 6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后来当了车间主任的翟金杰发现,踢足球不仅强身健体,爱球的年轻工人赌博、打架等坏毛病也渐渐少了,同事间关系也变得融洽,“工作中是上下级,球场上是兄弟,赛后一杯啤酒下肚,心结也就解开了。”

“当时学校连个像样的足球场都没有,两个球门是校长出钱买的,球场是老师自己画的。坑坑洼洼的泥地,下雨后根本不能练,于是老师们拉来了两拖拉机煤渣平整场地。”学校总务处主任吕科良说。

蒙甄队队长程磊也留了下来。今年36岁的程磊在场上司职前锋,攻城拔寨,相当勇猛。场下,他是包头市电信公司的一名职工。在包头社区足球“圣地”阿尔丁社区长大的他,从初中到大学一直都是校队队员。2008年,他和九原区麻池镇足球爱好者们成立了蒙甄队的前身远航队,在包头地界上,蒙甄队已是小有名气的老牌球队。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2016年以来,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已连续3年获得绍兴市校园足球联赛一等奖,还荣获浙江省中小学校园足球联赛晋级赛一等奖,并挺进总决赛,成为浙江青少年足球运动的一匹“黑马”。

这是3月12日内蒙古科技大学球场的“足球赛实况”。只要天气条件允许,每个周末或者节假日,都可看到这样的场景。

回忆起足球队成立时的场景,校长俞畅和说:“随着农村人口不断外流,学校规模变小,生源减少,校园越来越缺乏生机,学生也越来越不自信。我们尝试用足球激发学生的活力,很快,学生们踢球的热情高涨。2014年,学生足球队正式成立。”

“踢足球难免有个磕磕碰碰,如果因为摔伤了就挂靴退役,那也太不爷们儿了。”陈润平说,“踢球对我的诱惑太大,不踢球浑身都难受。每周踢球的那几个小时,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虽然已经不是十几、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了,但只要跑得动,我们就会踢下去。”(本报记者
郭舒然 张 枨)

乡村金牌足球队成长记:“大世界”激发山里娃“小梦想”

“2014年9月,内蒙古被列为全国首个足球改革与发展试点省区,出台了《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社区足球的指导意见(2015—2017年)》,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各盟市积极推动,组球队、建场地、筹资金,各级联赛如火如荼,社会足球呈现出蓬勃发展的生机活力。”内蒙古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吴刚说。

图片 7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不惟包钢,其他企业也是各有特色,一机厂流行网球,包铝主打篮球,202厂的乒乓球有声有色。包头的足球文化和足球热情也就一直延续了下来。”球场边,包头市体育局副局长张洪波娓娓道来。

绍兴7月10日电
足球名将里奥·梅西说:“直到遇到足球,我的人生彻底改变,我很记得我第一个足球的样子,在我心里,它就像一颗糖果。”

3月的包头,仍是寒凝大地。

图片 8图为:红旗完全小学足球队球员在操场上训练
范宇斌 摄

足球场开放的第二周,爱好者在场上踢球,场下就有两位老汉不停地叫骂。“我们也是第一次在社区兴建体育场所,当初球场的设计与考虑确实欠周全。”刘宏伟坦言。

如今,学校的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足球场从煤渣改造成了人造草皮,孩子们也有了成套的球服球鞋,学校更是成功申报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

为了解决社会足球与校园足球教练员不足的难题,内蒙古体育局从中国足球协会为包头市争取到了D级教练员培训班的开办资格。2016年举办了4期培训班,每期参加人数30人左右,内容包括理论课程、技术技能训练实践课程和体能测试等,考试通过率达60%。

7月中旬,激战正酣的世界杯即将落幕。在浙江省诸暨市次坞镇红旗完全小学的操场上,孩子们的足球训练并没有因酷暑而中断。据悉,这所学校只有88名在校生,其中男孩仅24名。2014年,乡村小学燃起一股“足球热”,几名男孩组成了小小足球队,在浙江省、市比赛中连获佳绩,被称为“乡村金牌足球队”。

颠球、绕杆跑、守门员扑球训练……喧闹声中,和平小学女足16个孩子的训练有模有样。他们的教练,是把自己的女儿培养成女足国家队队员的任智民老爷子。

“孩子们被足球迷住了,全身的激情被激发。原本爱赖床的男孩,现在每天早上6点不到就自觉到校训练。”吕春云说,本来还有学生家长担心孩子过于迷恋足球影响学业,看到孩子们越来越勤奋、精进,家长的疑虑都打消了。

包头鹿城足球俱乐部总经理姚志强的体育课,是政治老师教的。

包头市副市长白清元表示,足球能提高城市的文明品位,“我个人认为,衡量一座城市品位的标准,就看这座城市的交响乐团与足球队。”

那一天,此前从未承接过大型足球赛事的包头奥体中心涌入了23421名观众,创造了中国足协杯业余球队主场观众纪录。那一天,南郊队参赛名单,最年长的队员张楠45岁,最小的白帆19岁。那一天,职业与业余的差距注定了胜负毫无悬念。那一天,胜负却似乎又无关紧要。

这是一片位于包头稀土开发区稀土大厦附近闹市区黄金地段的足球场,由4块五人制足球场组成,占地2700余平方米,于去年4月投入使用。女足孩子们占据其中一片,其他3块场地也都有足球爱好者在挥洒汗水。

同在场边观赛,翟金杰表达了相同的感受。

领队李宏是包头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一名公务员,这支队伍主要由家住包钢七宿舍社区附近的公务员组成,多是60后、70后。

姚志强是赤峰宁城县人,他在八里罕中学的那片煤渣堆成的土场地上,上了高中政治老师教的足球启蒙课,从此和足球结下不解之缘。

为了周六能开开心心地踢上球,十几位蒙甄队队员连续两天一下班就来到位于麻池的球场清除积雪。

看见端着采访本、架起摄像机的记者采访教练,一位调皮的姑娘来到镜头前做起了鬼脸。“别偷懒,快回去练球。”任智民语气严厉,一如18年前顶着家人的反对让女儿任桂辛远赴位于河北秦皇岛的中国足球学校学习时的坚决。

包头的社区足球发展是内蒙古的一个缩影。内蒙古民政厅副厅长索耀乐介绍,内蒙古提出了社区足球“六个一”工作目标,即建立一个社区足球组织领导机构,建成一支社区业余足球队伍,落实一块场地、安排一项发展经费、组织一次社区联赛、建立一套工作机制。截至目前,自治区新建社区足球场地近300个,营造了浓郁的足球运动氛围。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