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何川洋应该感谢北大,写古体长诗作文获满分高考生决定复读

在笔者看来,北大此举应该得到人们(包括何川洋本人在内)的感谢。

本报讯 (记者
林祺)临近秋季开学,准大学生们忙着准备行囊到新学校报到的时候,今夏备受社会关注的三位高三考生将选择复读,开始新一届高考备战。

(本报记者
黄冲)周海洋最近很红。因为他在今年高考中写出一首古体长诗《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获得湖北卷作文满分。凭借这篇“最牛满分作文”,一些本科院校向他敞开大门,尽管他的总分只有370分。很多人猜测:他的命运也许会因为一篇作文而改变。

假如何川洋被北大录取,那么他的一生都会背负一个枷锁。说到这里,笔者想到了一个人——今年高考中写出满分作文《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的周海洋。对高考总分并不高的周海洋,一些大学伸出了破格录取的橄榄枝,然而,他说:“……我认为他们不应该录取我。如果真要录取我的话,应该在我继续读一两年之后,拿到达到或接近它的分数之后再录我。不能凭一篇作文就录取我,对于那些考了很多年的同学,这样确实不公平。”笔者不想对比两个人的境界高下,只想说,何川洋想要被人尊重的话,他首先应该自重,要学会尊重“那些考了很多年的同学”,要心有公平。

  周海洋:会尽量考好的

这位出生于普通农民家庭、毕业于职业高中的“90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这篇满分作文给他带来的最大好处,是给了他足够的自信和力量。他决定放弃各大高校向他伸出的“橄榄枝”,明年再战高考。“满分作文不能改变命运,甚至高考也不能,改变命运的还是自己。”

一个学生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不知道要填写多少表格,不可能连自己是什么民族都不懂,那么何川洋是否真的认为改了就改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与冒名顶替上大学的“罗彩霞案”相比,此时改民族“未遂”,彼时改名字“既遂”,两者给我们的思考是一样的——同龄的年轻人之间如此相互伤害,已不仅仅是父辈的权力、金钱的问题,更是我们这个社会给予年轻人怎样一个环境的大问题。如果不忌惮违背公平公正、违反人性良心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那么这个社会的健康就越来越少,希望就越来越小。北大弃录何川洋,可以防止何川洋在歧路上走得更远,可以警示更多的父辈和年轻人。整个社会的公平是如此重要,当然不是一个单位一个人所能维系的,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赞赏北大此举,也很有必要感谢北大此举。

视频:神奇男生被北大劝退后又复读考进清华媒体来源:深圳卫视

中国青年报:这两天很多记者采访你吧?

何川洋也不必心灰意冷,人生路上摔一跤未必是什么坏事,站起来往前走就好。如果何川洋、周海洋今后都真正成才,那才是这个社会真正需要的佳话。

湖北考生周海洋写出一首古体长诗《站在黄花岗陵园的门口》,获得湖北卷作文满分。

周海洋:是啊,十几家媒体了。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不要紧的。我想说的是,其实我这篇文章有很多地方不通,瑕疵很多。你去看下2005年四川考生唐汉霖的高考满分作文,那个才叫真正的诗。我这也叫古体诗吗?形式上像,但只是个赝品而已。

□李 辉

记者近日电话联系周海洋时,他明确表示,目前还没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因此已做好复读准备。

中国青年报:可大家为什么这么推崇你这篇?

为了备战明年高考,周海洋从7月份开始,进入武汉的一家复读学校读书。

周海洋:可以说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现在大家对古典文学没有多大热爱,很少有人关注,也很少看到有同学这样写,于是大家就认为我写得好。我这个也许有一些真情实感,但如果唐汉霖的那篇叫一流的话,我这篇只能算三流。

此前,三峡大学曾向湖北教育主管部门提出报告,希望打破批次线,破格录取周海洋读本科。

中国青年报:那你还敢在高考考场写古体诗啊?胆子挺大的。大部分人在高考中会比较保守求稳。

周海洋说,“明年参加高考,我会尽量考好的。”

周海洋:也是突然想到写这种题材。我之前是写过这种古体长诗的,平时写得比现在好,花的时间也更长。在考场比较仓促,但可以写出来。

何川洋:重回南开读书

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说过,“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创新才能够成就一个国家。

经受了痛苦反思,因民族身份造假被取消录取资格的重庆文科状元、家住巫山的何川洋一家人“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中国青年报:你这是在追求“创新成就国家”?

何川洋透露,今秋开学,他将回到母校南开中学文科实验班,重新捧起高中课本。

周海洋:不不,我只是用创新成就自己的高考作文而已。虽然说高考文章是一种应试文体,人生中经历的每一件事何尝不是一个考试呢?“我手写我口,我手写我心。”这次大致也写出了这样的状态。

  黄蛉:不会放弃古文

中国青年报:有媒体报道你其实从没去过黄花岗,只去过武昌首义园。怎么不写一篇“站在首义园的门口”,而要写一个没去过的地方?

由于在高考中采用甲骨文写作文,绵阳南山中学考生黄蛉一举成名。

周海洋:相对于成功的起义,我更关注失败的起义。据说黄巢在失败很多年后写了一首诗,“三十年前草上飞,铁衣著尽著僧衣。天津桥上无人问,独倚危栏看落晖。”表达的就是他一种失败的无奈的心情。

近日,记者联系到黄蛉的语文老师普体超。普老师说,黄蛉还没有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这个暑假,黄蛉一直在家里看书,准备再次复读。“当然,他不会放弃古文字。”普老师说,希望大家用更多宽容的心态去看待黄蛉。

中国青年报:你对这种心情有共鸣?周海洋:有一点共鸣。我也是个比较失败的学生啊。《卡萨布兰卡》中的一句歌词是这样唱的,“我知道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上银幕。”每年出彩的都是高考状元,像我们这样普通中学的普通学生,是很少能够上大众媒体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