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希望很大,可乐男孩

图片 1去年地震后,薛枭被救出时的场景。(央视截图)图片 2薛枭笑容灿烂地面对记者的采访。

  在“5·12”汶川大地震中,薛枭因为一句“叔叔,我要喝可乐,要冰冻的”,被喻为“逗乐了悲伤的中国”,很多人记住了这个男孩。如今,距“5·12”地震发生已近一周年,这个乐观开朗的“可乐男孩”现在还好吗?

图片 3可乐男孩:一条胳膊也要笑对人生图片 4可乐男孩:想读经济学做慈善家

“可乐男孩”一年的“明星”生活

  在热闹的成都春熙路街头,薛枭远远地就向记者挥手,人群中不时有目光投向他右手空空的袖管,薛枭却丝毫不在意,胖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腼腆的微笑。

晚报记者李征报道

文/本报特派四川记者林洪浩周祚

  “5月12号我要参加陈岩的婚礼,但现在我比地震前胖了20公斤,以前的好多衣服都小了,只好出来买件合适的衬衣。”薛枭口中的陈岩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地震中最牛救援志愿者”、中国国家救援队“编外人员”。薛枭等被陈岩救出的孩子将在5月12日这天的婚礼上担任“伴童”。

从学校的废墟当中被救出之后,因为一句“叔叔,我要喝可乐,冰冻的”而感动无数国人,并被牢记的“可乐男孩”薛枭这些天有点小小的烦恼:高考临近,自己今年应该直接去读大学呢,还是继续在高中阶段学习一年,打好基础之后再去做大学生呢?

图/本报特派四川记者高鹤涛

  “‘5·12’汶川大地震是属于2008年的,已经是过去了,我不能一直停留在悲伤中,生活还要继续,前面的路还很长。陈岩也希望通过在5月12日这个特殊的日子举行婚礼来传递这样一个信息,逝者安息、生者坚强。”现在的薛枭很少去回想那场灾难,他想得更多的是将来。

昨日,记者电话连线上薛枭父子,探听他们一年来的生活情况。

被埋80小时后,他被救了出来,就在人们要将他抬上救护车时,他对在场的救援人员说:“叔叔,帮我拿支可乐。要冰冻的。”现场的救援人员都被这句话逗乐了,也“逗乐了悲伤的中国”。这名在地震当中永远失去右臂的17岁少年,就是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的薛枭,他这一简单而乐观的要求,通过镜头,传遍整个悲痛的国度,成为令人温暖的“地震名言”,他也被人们冠以“可乐男孩”的称号。

  今年2月23日,薛枭独自离开家乡绵竹市汉旺镇,来到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成为该校的理科实验班——高二(四)班的一名学生。这是一所封闭式管理的学校,为了让薛枭能尽快适应新环境,学校配备了8人的帮助团队,还安排了英语教师,对他进行一对一的英文辅导,争取让他能尽快跟上学校的全英语授课。

媒体采访接连不断

说话有条不紊、谨慎的回答当中不时冒出一两句玩笑,“少年老成”——这是薛枭如今给人的印象。这也难怪,这一年来他认识了很多人,不但走出家门,去北京上春晚,更跨出国门,到美国转了一圈。

  “现在的班上,我已经有几个要好的朋友了,但我还是会怀念以前在东汽中学的日子,可惜好多老师和同学都在地震中离去了……我能在大灾难中活下来,还得到那么多人的帮助,很不容易,要好好珍惜现在的一切。”薛枭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地说。

“薛枭去北京做节目了,11号才会回来!”接到记者电话的时候,“可乐男孩”薛枭父亲正在上班,他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替记者遗憾,又有点为儿子自豪。薛枭是和同班的四个同学一起去的北京,在那里,他们将参加录制两次电视节目,一是央视的节目,一是为抗震救援部队特别录制的军人节目。

  抽不出那么多时间接受采访

  眼前的“可乐男孩”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也难怪,这一年来,这个17岁的少年经历了太多,在大地震中接受生死考验、痛失右手、全社会的关注,去北京上春节联欢晚会,还跨出国门到美国转了一圈。这些都是地震前薛枭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好像一年里一辈子的事情都挤来发生了。”

灾后一周年期间,电视、电台、报纸、网络……各类媒体都在做相关专题,“可乐男孩”从上个月开始,几乎每天都要接受各类媒体的采访邀请,“从地震至今采访过我的记者大概要超过1000人……现在重新回到学校读书,功课停了大半年,要努力跟上,根本不可能抽出那么多时间接受采访。”薛枭和父亲已经商量好,在5·12之前,他会尽力配合采访;而过了这个时间,他将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暂时向媒体说声抱歉了。

同时还有数不清的媒体采访他,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好像要把一辈子的事情都挤到一年里来发生”。

  与薛枭聊天的过程中,他不时接电话发短信,都是各种各样的采访和活动邀请。“最近我的电话都要爆了,因为快到‘5·12’地震一周年了,很多人都关心我,想知道我过得好不好,所以没法拒绝。但5月12日后我就要拒绝参加活动和接受采访、全身心扑在学习上了,争取在高考中拿出像样的成绩来。”

  国内外名校纷纷抛来橄榄枝

今年2月份,美国佛罗里达州理工大学曾经承诺,只要薛枭高中毕业后,英语成绩达到相应的托福水平,就可以录取他为该校的学生,并全额提供奖学金。为了恶补英语,他选择了到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就读。但薛枭的救命恩人——陈岩却透露一个最新的消息,他正积极联系有关方面,为薛枭争取免试就读北京大学的机会,而且希望非常大。无论是出国留学,还是进北大,都是薛枭地震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未来会选择哪一条路,薛枭说没有太多考虑,目前就是埋头苦读,使落后的成绩赶上来,“这一年得到太多的关心,今后若没一点出息,说不过去。”

  今年2月,美国佛罗里达州理工大学曾作出承诺,只要薛枭高中毕业后英语成绩达到相应的托福水平,就可以录取他,并提供全额奖学金。在与美国佛罗里达州理工大学商议时,薛枭提出希望读经济学。“我想做像李嘉诚一样的慈善企业家,这样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近日有消息称,薛枭得到了美国一所高校的录取允诺,只要过了托福就可以拿全额奖学金入学;也有消息称,薛枭将会获得北大免试录取资格,这条消息最近还引发了不少争议。不过,薛枭父亲又抛给了记者另一种可能:“现在,薛枭对中国人民大学的经济学专业也很感兴趣。到底以后读哪一所大学,我们还要再考虑一下。”

薛枭所在的成都实验外国语学校(西区),是一所封闭式管理的名校,因此到学校约他采访并非易事,特别是最近采访他的媒体记者如“车轮战”一般,没有一天停歇。为了减少此类“应酬”,薛枭平时上课从不把手机带在身上,学校原则上也限制过多媒体进校内采访。只有到了周六,薛枭回到“干妈”宋跃玲成都的家中,才算是拥有自己的个人时间。

  未来究竟会怎样,薛枭还不知道,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努力读书,将落下的功课补上。“压力还是挺大的,我最近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但我对高考还是有信心。”薛枭乐观的天性始终没有改变。

另外,薛枭到底是今年读大学;还是继续在高中阶段学习一年,明年再做大学生,他们一家人也没有最终的决定。去年地震发生时,薛枭还是一名高二学生,地震后他和幸存的同学统一推迟一年毕业,因此他现在仍然是一名高二学生。不过,薛枭今年幸运地拿到了高考考号,也就是说,只要有高校愿意录取,他今年也可以跨入大学门槛。

“这么多的媒体采访你,会不会觉得自己现在特有明星的感觉?”在宋跃玲家中,记者问道。“你看我哪里像明星了?还不是小屁孩一个。”薛枭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用玩笑避开了这个问题。“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数不清总共有多少媒体来找过我。在华西医院疗伤时,几乎每天都有记者过来,幸好那时有时间,所以没觉得困扰。”

  “五一假期里我回家了,还和以前的同学打了场篮球,我一人就得了一半的分数。”看到记者有些不敢相信的表情,薛枭打趣说,“要不我们来试着打一场,我让你十分。”提到热爱的篮球运动,薛枭脸上露着孩子般的顽皮。

无论进哪一所高校,薛枭最先考虑的都是经济学专业。原来,他的梦想就是“开大公司”、“发大财”、“做慈善家”,“他说这样可以回报帮助过自己的人,并且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薛枭父亲一边笑着一边解释。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