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院陆铭,怎么样科学在币圈找到自个儿的固化

昨天开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年会的青年专场,会后,有学生过来和我打招呼,说我是他们榜样,说我也是本土博士,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我说,你千万别这样说,我可一直把自己当个学生,你要是从我这看到了希望,那你真的没希望了。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对着比自己年轻的人说责任感和使命感是非常荒唐的事。其实学术就是个职业,有些自己对其赋予的意义可能是来自于年幼时某个拨动心灵的瞬间,或者是一本书,一部电影。可这些都是你自己的事,在学术这个职场上,喊了半天口号,活儿不好,什么都白搭。  至于做什么和怎么做,在技术的层面上,我当然还是可以做番推理。再重大的思想,最后还是要被人读才算数,所以,学术生产出来的本质上都是商品。只要是商品,就要交换,所以,学术最后就是服务贸易。所以,在国际学术舞台上,学术就是国际服务贸易。凡是贸易,就得遵循比较优势的原理。比较优势原理的意思是说,如果世界上有两种产品,你做什么都比不上别人做得好,———如果你觉得你必须参与贸易,而不是自娱自乐,自生自灭———那么,在贸易分工里,你什么都不如别人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你得生产你相对具有优势的产品,就会有人买你的货。我相信比较优势原理也适用于学术,———不好意思,我是学经济学的,如果让我说,我只能说现实,而不是空想。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没有理想的人,我得说,真正的理想不能离现实太远。把学生往诗人卧轨的方向上指,并且告诉他那是理想,这事儿,我做不来。  对了,昨天我在年会上讲到了中国研究。我说过,中国正发生着一些波澜壮阔的变革,也发生了一些突发的灾害和事件,这些对于识别一些社会科学的因果关系是极好的机会,也是很多人乐于用中国数据做研究的原因。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学者首先是被这些波澜壮阔的变革本身激动着,他们的目标首先是懂得这片土地,然后,他们试图从中国经验中发现学术的一般价值。至于用中国研究回答国外关心的问题,还是中国关心的问题,还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一看兴趣,二看个人的比较优势。至于中国经验是否可以上升为中国模式这样的大事,今天来谈还为时尚早,不如先踏踏实实地积累有关中国发展的真相。大的理论建构如“十月怀胎”,早产可不行。  我刚刚拿了一个社科一等奖。我得借机强调,那是和陈钊教授合作的研究,我一个人可没那么大本事。那项研究的前期工作量巨大,如果离开了助研的努力,也不可能完成。最近,还被学生指出了这篇论文的一处不影响结论的计算错误,我非常羞愧。所以,实在不好意思再谈什么看法。  我想象中的大学,是有点沉默的而寂寞的,有几个诗人,几个谈理想的人,空谈也行。时不时的,有激动人心的事,大家跟着激动一番。  在我心里,重要的人是这样的:他与世界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知道世界的问题所在,他或者批评,或者祈祷,但不太被人理解;他知道如何与别人沟通,不以人的外表与言谈取人,懂得别人的长处和自己的盲点;他偶尔疯狂,偶尔热情无比,有点神经质;他愿意,并且实实在在地关心弱者,在关心强者的同时;他不一定有很多话,但每一句都直指人心,让人必须倾听;他必须在时代所赋予他的生命、使命、宿命中潜行,同时,又对于世间苍生有点居高临下而不盛气凌人的姿态。……  所以,我还是觉得弘一是个重要的人。张爱玲就差点。她太急。她最著名的话是“出名要趁早”,当然是有点道理,不过,这道理实在不重要。傅雷用笔名写文章提醒过她,是出于爱才才用那些笔墨,事后看来,不如不写,因为造化已定。

戴建业 (进入专栏)
 

重读得到专栏《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一来回顾之前学过的经济学知识加深印象,二去试着用经济学的视角重新审视币圈,能力有限如有理解不当之处欢迎指正。

图片 1

结论先行:对大部分普通人来说看很多技术科普类文章对个人收益作用不大,更规范的说法是从花时间去研究区块链所付出的成本来看,收益太低。不管被抓进去坐几年牢出来收益十几倍的段子是真是假,但现实如此。

  

下面我试着从经济学原理出发给出合理分析与建议

   沉思网网学人访谈系列文章由沉思网网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一、经济学原理:社会分工细化比较优势得以发挥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22号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且限制中国的企业对美国的资本进行投资和并购。美国政府已经正式打响了对中国的贸易保护战,以关税、配额以及行政命令的办法,限制中美之间的贸易。

图片 2

降低国内税率加上贸易保护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可以增加国内就业,特朗普政府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是出于政治考量,他在上台前的政治口号之一便是恢复美国就业。但长远来看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放在美国生产自然是效率低,无法发挥自己的长处。看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就有人说目前中国从美国进口大量的粮食,我们也应该实行贸易保护自己生产粮食。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自然是一方面原因,但从美国进口粮食的道理很简单:便宜!国内生产粮食的效率就是相对来说低。

一根铅笔包含的木杆、笔芯、铁圈、橡皮,都是由不同的厂家生产。单说橡皮吧,主要成分是橡胶,那么从采集、加工、分离有效成分、添加其他原料到最终制成橡皮。这其中的程序我们不可能全部知道,这么简单的铅笔尚要如此复杂制作流程,我们用几毛钱能买到全是得益于社会分工。如果要自己做不是贵的问题,而是复杂到无法完成。

正是因为市场机制的协调分工合作,发挥各自比较优势,让社会财富如此快速被创造,才有我们今天的丰富物质生活。

如果对区块链感兴趣或者对出于对未知事物好奇,阅读让你得到满足,若想通过自己研究区块链来增加收益,90%的可能是入不敷出。

  

二、币圈指南:不做自己不擅长的事

明确自己的边界。

最初接触区块链时被其可能带来的对社会的改变所深深吸引,如饥似渴的阅读了大量相关资料并投入资金。从炒币到ICO深信独立判断的重要性,认真的看各种分析、白皮书,其实很难分辨好坏。收益也不高,到是周围有朋友一直拿住某个币没卖反而有十几倍的收益。后来我意识到,每个人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而且受限于原来的知识储备。对于我一个没有计算机基础的人来说,“研究”区块链很快到达了瓶颈,任凭我再怎么努力判断的准确率也不会很高,我就找了代投,代投费就是我付的给他们的工资,让他们为我“打工”,结果收益反而不错。当然代投也要经过筛选不是随便找人,要确定比自己牛。

要学习就找本领域最专业的人,要找服务就找最靠谱的人。

知道自己有所不能,就要想方设法把别人的长处为自己所用。通过大量的阅读你应该知道,李笑来和老猫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像定投GAFATA股票(谷歌、亚马逊、Facebook、苹果、腾讯、阿里巴巴)一样定投GBI指数所配置的虚拟货币。

或者选择金马的小密圈,或者按照老猫公众号里介绍过的资产配置。那么多比自己懂得多的多的人已经帮你验证过了哪些才是最有效的方面,只要执行就可以了。

不要试图和经济规律抵抗,输的只可能是个人。

   访谈学人:戴建业,沉思网网专栏学者,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导

三、找到并发挥自己的优势

放下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踏踏实实从小事做起

当把自己不擅长的事交给别人打理之后,必须找到自己的长处,为了自己的长处足够有价值,要做稀缺的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如果实在不清楚自己的长处,唯一确定正确的事就是阅读与写作。
在币乎:
也许你懂技术,那就用白话写出能让普通人看懂的文章;
如果你会漫画,那就在文章中发挥你的才能;
如果你会运营,就算没有团队,相信有团队也会欢迎你的加入。
……

坚持,不段放大这个长处。

区块链生存指南:每天更新币圈的新闻并点评
付宰飞:每天阅读,读后感整理输出
EOS:专耕EOS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图片 3

我在
007|终生践行
008|一字千金
币乎日更营
几米孵化营
等你!微信:ifanfan1990

   访谈人:肖胜博、路舒程,沉思网网学术观察员

  

一、兴趣与机缘

  

   沉思网:戴老师好!您最开始的兴趣在理科,尤其是数学,后来怎么走上了文学研究的道路呢?

  

  
戴老师:考文科的原因,现在说来有点可笑。那时候常办大字报,高中时大字报主要是批林批孔,大字报有文有诗,我那个时候十几岁,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诗,不知道在哪个地方,东抄西抄的就抄了三首诗。我还模仿当时报纸上的样子,把这三首诗前面加上“外二首”,一贴出来同学们都说“写得好”,我一冲动就忘了这些“诗”是抄来的,把它们寄到武汉一家报纸,过去那个检索功能也不强,又没电脑,没有互联网,编辑像我一样一冲动,就给我发了,发了以后我在那个小地方就一夜成名。尝到了“写”诗的甜头,我觉得写诗比做数学题更有趣,于是就想当个诗人。而且我一个农村孩子,以为当诗人是最有前程的,后来“发愤”读了很多诗。促使我学习写作还有另一个原因。高中时我喜欢一个姑娘,她的数学不好,但喜欢文学,所以我就开始写了很多小说、散文、诗,1977年考大学的时候,我自然就报考文科。其实,我们1977年考数学、语文,文理科是同一张卷子,我的数学比语文还要考得好些,但是当时是想当诗人,自以为懂诗,这就去考了文科。为什么就报华中师范大学呢,这也纯属“碰巧”,我觉得人这一辈子就是碰巧。刚好我那个班主任是华师毕业的,是我现在供职的华中师范大学的校友,他是学化学的,他说就报我们华师吧,那里有栋房子是圆顶建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孩子,连楼房也很少看到,自然把圆顶房子想得比天堂还美,后来才知道那是物理系教学大楼,现在是我们行政大楼,上面有一个圆包包。这真把我害惨了。其实,我的成绩考得很不错,我第一志愿就报的华师,就报的中文系,想当诗人。后来进来以后,我发现当诗人没什么意思,想改学数学,可那时教务处不让换专业,当时我们班主任是语言学家刘兴策老师,他也不让我改。没改成专业,我就要退学,我的妈妈说你要退学,我就跳到塘里淹死了算了。这样,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读下来,从当年读中文,到现在教中文,这一辈子就卖给中文了。

  

  
为什么考古代文学呢?因为当时觉得研究当代文学风险太高,容易犯政治错误,古代文学相对比较安全,而且我背了很多杜甫诗歌,唐诗宋词也背得不少,这样就考古代文学,考唐宋,又碰巧考上了。

  

   沉思网:当时认为当代文学有风险,这种想法那时是不是很普遍?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