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沦为,可适当上调儿童诊疗费

据新华社电
针对全国多地出现儿科医护人员紧缺的现状,多位政协委员提出要尊重并呵护现有儿科医护队伍,提高儿科医护人员的职业荣誉感和行业吸引力,引入社会资本来加大儿科医疗服务供应。

据新华社电针对全国多地出现儿科医护人员紧缺的现状,多位政协委员提出要尊重并呵护现有儿科医护队伍,提高儿科医护人员的职业荣誉感和行业吸引力,引入社会资本来加大儿科医疗服务供应。

医师资格考试全是选择题,以百分制计,考满 60
分就能上线。如果把医师资格考试比作考驾照,儿科医生加试录取意味着连交规都没考过的人,就被派去开大货车。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微博)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表示,“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儿童是实现“健康中国”的重要群体,而儿科医生是儿童健康的守护神,这部分人理应得到更好的尊重和呵护。

全国政协委员、北大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表示,“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儿童是实现“健康中国”的重要群体,而儿科医生是儿童健康的守护神,这部分人理应得到更好的尊重和呵护。

1998 年 7
月,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为由列入高校专业调整范围,自此中国儿科医生的摇篮被纷纷关闭。十余年来,全国儿科医生的数量只增加了五千多人。

丁洁说,汉语中常用“小儿科”指代简单、易办的事,这完全是对儿科的误解。儿童各种机能发育不完全,身心都处于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变动过程中,针对这个群体的疾病诊断和治疗都非常特殊,因此儿科绝对不是缩小版的“内科学”。

丁洁说,汉语中常用“小儿科”指代简单、易办的事,这完全是对儿科的误解。儿童各种机能发育不完全,身心都处于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变动过程中,针对这个群体的疾病诊断和治疗都非常特殊,因此儿科绝对不是缩小版的“内科学”。

一年一度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进入倒计时,这项小众考试在今年却引发了全民关注,因为涉及与每个家庭都相关的儿科。

丁洁在提案中建议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儿科作为一门独立学科、有完全学科发展史和学科体系的事实,尊重和呵护现有儿科医护人员,多宣传他们的先进事
迹,传播正能量,同时对于愿意从事儿科事业的优秀人才在医院和医学院招录时不是“降低门槛”而是“优先录取”,以提高他们的职业自豪感。

丁洁在提案中建议引导人们正确认识儿科作为一门独立学科、有完全学科发展史和学科体系的事实,尊重和呵护现有儿科医护人员,多宣传他们的先进事迹,传播正能量,同时对于愿意从事儿科事业的优秀人才在医院和医学院招录时不是“降低门槛”而是“优先录取”,以提高他们的职业自豪感。

2015 年 7 月 27
日,国家卫计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2015
年起对这两个岗位的专业人员开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

“如果为职业奉献的荣誉感都没有了,你都不热爱这个职业了,还谈得上什么责任心?”身为儿科医生的丁洁说。

“如果为职业奉献的荣誉感都没有了,你都不热爱这个职业了,还谈得上什么责任心?”身为儿科医生的丁洁说。

「变相降低儿科医师的执业门槛」、「儿科医生被贴上了劣等医生标签」,类似的不解和质疑在医疗圈不绝于耳。

此外,考虑到儿科医生在病人身上花费的时间、耐心和精力都要比成人多得多,丁洁建议适当上调儿童诊疗费,增加的部分通过扩大儿童医保报销范围、提高报销比例等措施来弥补,同时制定针对儿童医院、设有儿科的综合性医院的专门补偿机制,缓解当前儿科“亏本经营”的窘境。

此外,考虑到儿科医生在病人身上花费的时间、耐心和精力都要比成人多得多,丁洁建议适当上调儿童诊疗费,增加的部分通过扩大儿童医保报销范围、提高报销比例等措施来弥补,同时制定针对儿童医院、设有儿科的综合性医院的专门补偿机制,缓解当前儿科“亏本经营”的窘境。

「如果连全国的分数线都达不到,这样的执业人员质量如何保证?」在广州和睦家诊所医疗总监夏凯莉看来,医师资格考试「真心不难」。总分
600 分的试卷,全都是选择题,近几年分数线大致在 360
分上下浮动。以百分制计算,考满 60
分就能合格。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的医学生来说,通过考试几乎没有难度。

信息来源:京华时报

她把医师资格考试比作考驾照,「连交规都没考过的人就被派去开大货车,你说能行吗?」

被业界看做饮鸩止渴的政策也折射出国内儿科告急的困境。

《2013 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包括助理医师在内,我国共有执业医师 261.6
万,其中仅有 3.9%
是儿科医师。根据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的统计,比照欧美发达国家医生患者
1:1000 的配备标准,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 20 万。

稀缺却没有受到保护,已成为国内儿科医师群体的共同特征。诊疗难度大、工作压力大、收入与付出失衡、医患矛盾突出,种种因素之下,逃离儿科成为不少医生的共同选择。随着「单独二孩」等政策放开,儿科医生匮乏的局面更加严峻。「以后的孩子生病,该找谁看去呢?」

政策优惠还是政策歧视?

按照《通知》,实践技能考试合格但未通过医学综合笔试的考生,如果愿意从事院前急救或儿科,可以自愿选择加试。加试分数将被算入总成绩,如果加试后总分及格,就可以拿到医师资格证书,但证书会被标注「院前急救」或「儿科」字样,今后职业资格也将被限定在这两个专业。

不过,通知并未拿出具体的加试方案,对于加试的具体形式、内容及分值等细则也未做出说明。

对于卫计委的《通知》,湖南省最先回应。在给南方周末的回函中,湖南省卫计委表示,该委医考中心已于
7 月 28
日通过网络向该省考生转发了国家卫计委通知,目前通知还在公布过程中,因此尚不清楚有多少考生提出了加试申请。回函称,考生报名后,还需经过国家、省、市各级资格审查才能最终确定符合条件的考生人数。

儿科医生紧缺,降分录取真的好吗?

北京某三甲医院分管儿科的负责人指出,卫计委降低门槛的举措,或许是希望吸引更多的全科医生或保健医生,缓解儿科医生紧缺的燃眉之急,不过该做法并不利于儿科专业的长期发展。由于三甲医院有严格的标准,「滥竽充数」者进入三甲医院的可能性并不大,如果流入培训机会不多的基层医院,水平更难得到提高,这对患者是极为不利的。

该人士直言,相关部门在发文前应充分发挥专家和基层医生的智慧,「如果事先广泛征询过医生的意见,反响会这么大吗?」

除了担忧,更多的是心寒。

「看上去像是政策优惠,实际上带有政策性歧视。卫计委的发文欠缺的是对专业的尊重。」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说。

夏凯莉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学科地位颇高的儿科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自己 20
年前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当时报考医科的都是最顶尖的高分人群,班里的第一名被保送去儿科读研。但现在的感觉是,「儿科医生的尊严丧失殆尽」。

她预测,那些有志于从事儿科的医学生也许会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优秀人才或许会因为不想被误会为「学渣」而放弃从业的念头。她打趣说,「高年资医生今后是不是该强调一下,我是
2015 年以前的儿科医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