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担忧孩子无学可上,北京一小学因无资质被关

  昨天上午,朝阳区南皋村京华小学的400余家长与校长争吵近3小时。此前,该校区房东曾通知称该校面临拆迁。家长担心孩子无学可上,向校长讨说法。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称,将协调安排学生在新学校就读。

图片 1
昨日,孙河乡育星园小学大[微博]门紧闭,多名自称乡政府雇用的保安正在维持秩序。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摄

  “刚开学,学校竟然要拆了”,家长苏女士称,京华小学于8月20日招生,每人收取700元学费。8月28日,该校门口贴通知称,学校面临拆迁,本月中旬将停水电,落款人为“房东”。苏女士说,既然学校面临拆迁,校方应及时通知家长,但几天来,校方未发任何通知,“有些家长昨天才知道这事”。

9月7日,北京开学日,背着书包来到朝阳区孙河乡育星园小学的学生们,看到的却是紧闭的校门和一块写有学校关停的告示牌。而学校大部分学生则直接被校车接到附近一所农场中,等待学校与相关部门商谈复学的最终结果。

  昨天上午,记者看到京华小学面积不大,数十名家长代表正在向校长讨说法,另有300多名家长站在操场上作为“后援军”。部分家长情绪激动,几次欲与校长发生肢体冲突,民警为保证校长安全,派多人护送其进出办公室。多数家长认为,既然学校面临拆迁,应归还家长所交的学费。

昨日,孙河乡文教科称因该校无办学许可证,被停止办学。其中在校二至五年级学生返乡建立学籍,并提交在京借读相关证明材料后,可转学至朝阳区百年实验学校就读;今年升入六年级的学生则不予办理转学,须回原籍就读。

  该校袁校长说,京华小学为打工子弟学校,共有四百余名学生。招生时,校方并不知面临拆迁,“房东贴通知后,我才知道要拆迁了”。袁校长说,学校从未收到政府发布的拆迁通知,若政府令学校拆迁,校方肯定会为家长退款。

来报到发现学校已被关停

  昨天下午,记者多次联系房东,对方电话始终无法接通。一名与其熟识的人说,房东已与政府签订拆迁合约,但其不清楚需提前一学期通知学校搬迁。

昨日上午7时许,朝阳区孙河乡下辛堡村育星园小学的孩子们再次被校车接走,但目的地并非学校,而是孙河乡上辛堡农场旁的一处小树林。

  朝阳区崔各庄乡政府表示,该校确实面临拆迁,鉴于家长的担忧和学校对延缓拆迁的申请,政府将派专人协调此事,拆迁公告发布后,教育部门将为该校学生另行安排就读地点,“保证每个孩子都有学上”。朝阳区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工作人员证实,待京华小学拆迁,他们将为学生安排就读地点。

在小树林中等了3个多小时后,几百名背着书包的孩子被老师们领进农场,此后被安置在农场内一座破旧的二层小楼中继续等待。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同一时间,育星园小学紧闭的校门外,也有一些背书包的孩子和家长[微博]们在持续等待。10余名自称是乡政府雇用的保安,一直在现场维持秩序。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校门上悬挂着写有“育星园学校已停止办学,不再招生”的红色横幅,门口一块告示牌显示,育星园学校不符合北京市朝阳区中小学办学条件标准,已自行搬离,不再招生办学,各位村民、家长需提前妥善安排好孩子到合法学校入学。通知的落款为孙河乡科教文卫办,时间是今年6月。

多名家长称,他们早已在8月下旬交纳完2400元不等学费,当时学校并未告知要停办,也未收到、看到任何相关的政府通知。

文教科:学校无资质 存安全隐患被关停

昨日,孙河乡文教科回应此事称,育星园小学因没有办学许可证,属非法办学,在校生也无法取得国家承认的学籍号。此外,该校校舍建筑设施、房屋安全、消防、卫生等诸多方面存在安全隐患,属于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不合格学校,因此将停止办学。

文教科称,该情况已于去年年底告知校方。但校方不告知家长,并依然开班招生,这是校方的责任。

对此,育星园小学校长范保成觉得难以理解,学校在此已经办了12年,“要关停学校了,才说校舍、房屋不安全,这就是个借口。”

他称,学校为租用土地后,他们所开工建设,于2003年建成,皆有房屋安全鉴定证明,“这么多年从未发生过任何食品卫生事件”。

“2008年时,政府出台过相关政策,我们的学校当时也在关停之列”,他称,但进行申请后,得到了乡政府和村委会的批准,可以继续办学。并拿出了一份盖有乡、村两级政府公章的申请书。

近日,他就此向乡政府和村里反映,得到的回复是“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现场

数百学生被安置农场内 无课可上

这两日,近500名孩子被学校临时安置在了孙河乡上辛堡农场内的一栋二层小楼中。

You may also like...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