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糕的,教材出版缘何位居

  “课前到书,人手一册”,在我国的教育界和出版界,教科书在开学前发到每个孩子手中是一项重要任务,但是在安徽阜阳、宿州、蚌埠、滁州、淮南等5个地市的26个县,近一百万初中二年级和初中三年级的孩子,不仅被换掉了原来使用的英语教材版本,还有一部分孩子根本没有拿到英语书。(《京华时报》9月2日)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安徽滁州等5个地市的很多初中学生发现,自己领的新书里惟独没有英语课本。据安徽省教育厅红头文件显示,安徽省8月底决定改换上述5地市的初中三个年级的英语教材版本,因所涉教材量多达近百万册,教材供应商印刷、配送不及,导致出现上述结果。(9月2日《新京报》)

在最新出炉的2012年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榜单上,教材出版依旧占据着属于他的一席之地。据相关数据表明,目前在中国,教材出版占国内图书出版的80%,而在发达国家,教材出版则约占图书出版20%。即中国出版业又可以称作“教材出版”业。然而,究竟是何原因使得教材出版利润居高不下?在现在这个出版行业跌宕起伏的时期依旧稳居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列?

  开学前一周,安徽百万学生仓促换教材,为什么呢?对此,有关知情人一语道破“天机”——原来是新的教材发行竞争者排挤了原来的供应商,回扣重新分配导致换教材。

在兵法中,“临阵换将”乃一大忌讳。对于教育来说,“临课换书”同样有悖常识。首先,教材需求量巨大,仓促调整之间,印刷配送很难跟上,部分师生将面临开学伊始无书可用的尴尬;更重要的是,不同教材往往在内容设置、进程安排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临时换书必然导致原先的教育教学秩序被打乱,给教师授课、学生学习乃至将来的考试组织都带来不便。因此,2005年2月教育部在《关于做好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选用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规定:为保证学校教学工作的连续性,各市(地)每科教材一经选定,在使用过程中途不得更换版本教材。

1.追根求本:发行超额利润

澳门在线赌场网址大全,  教材存在暴利,一直以来并不算什么秘密。虽然按国家相关规定,教材零售利润不得超过5%,但零售商利润远远超过这个点。前几年,教材出版业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的年度排行榜。对此,有人形容:“要发财,印教材”,“印教材就印钞票”。

既有教育理念的内在要求,又有上级部门的红头禁令,但安徽省教育部门依然坚持更换教材,哪怕距离开学已经不到一周。

据了解,我国有2000多万大中专在校生,还有1.8亿中小学生,以及各类院校教师近2000万人。有数字显示,国家每年发行的学生教材、教师教学用书的数量惊人,每年仅中小学课本就有1万多种、80多亿册的份量,将近430多亿元的市场销售额。有人透露,全国500多家出版社,有90%以上的出版社都在打教材的主意,全国图书发行部门70%至90%的利润要靠教材发行来维系。

  “关系也是生产力”,出版方若想获得暴利,就必须依附权力。所以,谁有权,出版方就将教材发行“返点”(回扣)给谁,已是流行多年的惯例和潜规则。当下的教材发行“回扣”“行情”是:出版单位一般会拿出20%利润中的5%~10%,作为有权力决定选用教科书的个人的回扣。一般一个省的教材配送的净利润在7000万~8000万元。据此计算,我们不难发现,教科书发行商每年支付的教材“回扣”堪称天文数字,而且吃过教材这块“唐僧肉”的妖怪也是不知其数。

“临课换书”的诡异,时间节点的蹊跷,不免让人对更换教材的内幕提出质疑。而知情人士的透露,恰恰验证了人们的猜测。

但是,由于目前社会人员普遍反映教材贵、甚至出现学生因教材贵而辍学的问题时,教材出版垄断行业却一直在享受国家的政策优惠:国家财政部门从上世纪起,一直对大中小学课本出版环节的税收,采取先征后退的政策,予以扶持,其中,垄断主要表现在:教育行政部门垄断编审,教育出版社垄断出版,新华书店垄断发行。但是,也正是目前垄断行业的超额利润,抵消了国家对广大受教育对象的政策呵护。有识之士指出,“教材价格过高”的现象激化了社会矛盾,解决这个问题的难点是彻底打破行业垄断,打开市场“暗点”,降低教材出版发行行业的超额利润,才能从根本上降低教材价格,让广大的老百姓都享受到公平、公正、公开的国民教育优惠。

  安徽5个地市的26个县百万学生在开学前一周仓促换教材,堪称一本权力与垄断勾结的“活教材”,由此可见教材发行市场恶性竞争的汹涌涡漩,以及发行“返点”这个蛋糕的巨大诱惑与威力。

“教材发行都有‘返点’,临时换书就是因为出现了新的竞争者,排挤了原来的供应商。”

除此之外,教材还有另一个独特之处,就是没有退货率。对学生们来说,学校的教材不能选择更不能拒绝,也不能讨价还价。这意味着涉案教材在开机印刷时,就已经完成了销售任务,和“直接印钞票”没两样。这些都导致了教材出版的“暴利”现象。

  既然教材发行“返点”是潜规则,不妨先下这样的结论——凡是有教材发行的地方,就会有人(当然是指那些有权力的人)从中收取不少的“返点”。但反观现实,却未见几人被查出,并以商业贿赂罪论处。换句话说,就是有太多的官员一边收取天价教材“返点”,一边却逍遥法外。前段时间,江苏省检察机关挖出了一系列高校教材回扣案:在江苏115所高校中,查出有109所学校涉案,已有130多起商业贿赂立案。教材腐败之甚,由此可见一斑。

2003年的教学改革打破了原先全国教材“一盘棋”的格局,多家教育出版社可以出版教材,每个地市教育局在教育部批准的目录中进行选择。此举的本意是为了引入良性竞争机制,盘活教辅出版市场,在实际操作中,却也带来了权力的寻租和滥用。我国有近2亿名中小学生,中小学教材出版市场的利润每年至少有300亿元,很多出版社都想在新的蛋糕分配中抢得一块。于是,发行“返点”成为教材发行市场的“潜规则”,出版单位一般都拿出20%利润中的5%-10%进行公关,作为有权力决定选用教科书的个人的回扣。以往,这些都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只是,这一次新的竞争“大鳄”不期而至,打乱了教育部门和出版社既定的节拍。此次“临课换书”,师生怨声载道,舆论纷纷质疑,对此安徽省教育部门事先应该预料到。但是,其依然坚持更换教材,这份“执著”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幕后利益推手的强大。

2.暗渡陈仓:教材回扣成潜规则

  教材天价回扣暴露了教材价格的虚高,而虚高的价格无疑加重了学生的经济负担,尤其是对贫困学生及其家庭而言。

眼下,各地都在组织各种各样的“开学第一课”。安徽省的“回扣决定教材”,无疑是最糟糕的“第一课”。整堂课充盈着浓浓的铜臭,同学们看到的是赤裸裸的权力寻租,学到的是“利益决定一切”的游戏规则。当教书育人者也开始向利益屈服,成为金钱操纵的道具,不由得令人一声叹息。(张遇哲)

高校的教材回扣已经形成了业内较为具体的潜规则:学校按课本定价的100%卖书给学生,书商按码洋的15%至25%折扣给学校,出版商以6.5折至7.5折卖给书商,出版商的成本只占到书价的三四成。还有一些出版商直接把教材卖给学校,给的折扣高达35%。而一般教材的定价少则20元,多则近百元,有的教材还与光盘一起搭售,价格被抬得更高,一套教材的价格有的达300元以上。出版商的成本只占到书价的三四成,其余高出教材实际价格的部分就这样在教材的流动过程中以回扣的形式被书商和高校教材科或者负责人员吞掉。

  一本教科书,蛀虫知多少?安徽教育主管部门在8月27日批复的文件上,甚至还特意注明“不许公开”。他们怕什么?为什么教材说换就换?这里边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

3.波涛暗涌:暴利驱使下的恶性竞争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虽然我国中小学教材编写已经实现了从“一纲一本”到“一纲多本”的转变,但是这真正的“多本”也是屈指可数的,在这种情况下,暴利的驱使下,书商通过各种手段拉拢资深教师,教育委员,各显神通,最终达到目的。教材的选用在教育过度行政化的铁蹄下,所有的程序都是走过场,有时候连伪装都不要,其关键所在竟取决于所谓的“门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